当前位置:首页>>学院概况>>体院文化 体院文化

我院创业前辈杜隆元教授

发布时间:2017-05-18 浏览次数:0


天津近现代史上的女体育活动家———张汇兰与学生杜隆元、罗爱华

刘春燕,赵斌

(原载《山东体育学院学报》2008年第4期)

天津是我国近代体育启蒙之地。在天津近现代体育史上,有三位女体育活动家———张汇兰、杜隆元和罗爱华,她们师生三人均终身未婚,不仅为天津近现代体育做出了很大贡献,而且对中国近现代体育教育的贡献也值得一书。《天津通志·体育志》收录1990年以前的有突出贡献的天津体育人士共77人,其中女子仅7人,除了武术、网球运动员各2人,另外3人就是张汇兰和她的学生杜隆元、罗爱华。由此可见,她们在天津近现代体育史上的地位的确很突出。

她们都曾任天津河北省立女子师范学院(以下简称河北女师学院,今河北师范大学前身之一)体育系主任,并参与多种社会体育活动,在各级体育团体均有任职。因1937年天津沦陷前遭日军有目的的持续轰炸,不仅河北女师学院一片废墟,此前的档案损失殆尽,而且天津市丰富的历史档案都在炮火中化为灰烬,“地方史研究者后来也常对此扼腕叹息”,这造成她们在天津的史料严重残缺,对天津的体育贡献也鲜为人知。笔者多方挖掘散存史料,勾勒出了师生三人在天津近现代体育史上的足迹,以补史之遗。

1 张汇兰与早期弟子、同事、朋友杜隆元

1.1 张汇兰与杜隆元赴津之前及其师生关系

张汇兰1898年1月生于江苏南京,她是我国近代女子体育创始人之一, 中国体育运动解剖学的创建人之一,是中国体育界的第一位妇女博士。早年就读于南京培珍女中,后留校任教,1917年考入上海女青年会体育师范学校,1919年毕业留校,1920年由学校选派赴美留学,1923年8月回校工作。后随校并入南京金陵女子大学体育系。该校被誉为“近代教育史上影响最大,办学最具特色”的教会女子大学。1925年再度赴美到威斯康星大学体育系攻读学士学位,1926年8月学成回金陵女子大学体育系任教,1927年秋,被聘为该系主任,成为该系第一位担任系主任的中国人。1928年8月到中央大学(在南京,今南京师范大学前身之一)体育系任讲师。

   杜隆元1900年出生在江西省安远县的一个军人家庭,从小活泼好动,不喜红妆,亦不习女工。1910年就读于赣州教会学校高小班,1912年考取南昌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南昌任小师。因史料残缺,她以后某些人生经历具体年代虽不可考,但可以明确的是,她曾入上海基督教女青年会体育师范班学习,留校任教两年,又在东南大学随美国在华著名体育家麦克乐(C.H.Meclog)研究一年,继而就读于金陵女子大学体育系,四年后获学士学位,还曾在江西南昌第一、第二女师、南京中华女中任教。

在体育史学界以及与张汇兰相关的一些研究中,杜隆元这位张汇兰的早期弟子、天津近代体育活动家,似乎从未引起人们的关注,史料残缺是重要的原因之一。经多方查找,笔者发现了能证明其师生关系的两则史料。1932年9月天津的《体育周报》中《体育界人士名录———杜隆元》记载:“(杜隆元)于民国十二年开始研究体育,入上海女青年会体育师范班,毕业后,即任教该班二年,后与麦克洛研究一年,又入南京金陵大学,从女体育专家张汇兰研究体育,计四年毕业。后即来津任职女师”。其家乡安远县《县志》有如下记载:“民国13年,考取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成为张汇兰教授的得意门生”。两处记载在时间上虽有矛盾,但她曾师从张汇兰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与张汇兰档案中所记载的与杜隆元“先是师生,后是朋友、同事”相吻合。按照时间推断,杜隆元师从张汇兰,在上海女青年会体育师范学校和金陵女大时都有可能。

1.2 由师生成为同事、朋友,共同活跃于天津体育舞台

20世纪30年代,一对年龄相差无几的师生,在河北女师学院由师生成为同事、朋友,共同活跃在天津体育舞台上。

河北女师学院的前身是1906年创建于天津的北洋女师学堂,这是我国建立最早的公立女子师范学堂,1929年在该校内增设河北省立女子师范学院,除学院部外还下设师范、中学、小学、幼稚园四部,是当时“全国唯一一所实施完整女子教育的著名学府”,师资及教学设备在全国也位居前列。

杜隆元最迟从1931年起就在女师学院任职,1931年该院建立音乐体育系时(音乐正系、体育副系,今河北师大体育学院前身之一),系主任是留美音乐家李恩科,杜隆元则以负责全校体育行政工作的体育课主任的身份兼任音体系唯一的体育讲师,堪称体育系的创业先驱。1932年9月,河北女师学院体育系独立建系,“聘请张汇兰先生为主任,杜隆元先生为副主任,规划本系课程及设备”,1933年春张汇兰辞职回中央大学,杜隆无继任主任至1935年2月,并担任教授。1934年8月,张汇兰因故重回河北女师学院体育系任教授,次年2月任系主任,直至1937年“七七事变”河北女师学院被迫停办。

河北女师学院作为当时“华北女子教育的中心”,其体育系培养女子体育教育工作者是面向华北的,当时全国公立的、专门培养女子四年制体育本科生的系科不多。张汇兰在建国后回忆我国早期培养体育师资的学校时,认为当时该系在师资、设备等方面“都有一定的水平和规模”。杜隆元、张汇兰作为河北女师学院体育系的创始者和主要负责人,对天津市和华北区的女子体育教育的影响值得肯定。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张汇兰于1932年9月任职河北女师学院之前,刚刚与杜隆元一同参加了8月份国民政府在南京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体育工作会议,会上女代表寥寥无几。此时的张汇兰已经被《体育周报》称为“女体育专家”。1932年10月,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正式的体育行政机构———教育部体育委员会成立时,张汇兰就是18名委员之一,说明她在全国体育界已具备相当影响,而杜隆元与张汇兰共同出席这次重要会议,足证其在全国女子体育界亦有一席之地。杜隆元在这次会议的体育研究组作了《学生体育分数成绩,应以德行技术并重》的报告,并在该组进行讨论。

从事女子体育教育的同时,她们都积极参与社会体育活动,天津体育协进会是主持天津社会体育活动的民间组织,因1932年担任河北省首任体育督学的赵文藻来津后被选为该会第四任会长,民间的协进会组织就此与政府机构融为一体,成为近代天津极为重要的体育组织。杜隆元先后当选1931年度、1932年度,张汇兰先后当选1934年度、1935年度天津体育协进会副会长,均两度当选,积极推动全市学校体育和社会体育的发展。她们多次为天津参加华北运动会进行准备和组织工作。1935年,河北省为促进学校体育和社会体育的开展,首次成立河北省体育委员会,“聘定体育专家及健康教育专家六人”,张汇兰就是其中之一。

她们师生二人还是中国官方组织的最早观摩奥运会的中国女性,也是天津历史上最早观摩奥运会的女性。1936年,中国派出三十余名体育界精英组成体育考察团,与代表团一同赴德观摩第11届奥运会,其中有女团员9名,时任河北女师学院教授的张汇兰和杜隆元均在其中。她们随团对丹麦、瑞典、德国、捷克、奥国、匈牙利、意大利等七国体育工作进行了考察。期间,她们还参加了在德国汉堡举行的第二次世界休闲会议。在考察团经费极为紧张并有两名女团员为自费的情况下,杜、张二人均是协进会公费资助的。

20世纪30年代,张汇兰和杜隆元在近代天津体育舞台上都颇为活跃,因此《天津通志·体育志》将她们列入有突出贡献的体育界人士,评价她们“对天津妇女体育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杜隆元还被誉为天津“近代女体育活动家”。

1.3 张汇兰、杜隆元离开天津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大规模侵华战争,河北女师学院被迫停办,体育系学生并入西北联合大学,张汇兰与杜隆元从此离开天津,开始了新的人生历程。

抗战期间,张汇兰先后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衣阿华大学学习生物学、体育、卫生教育,获得生物学、公共卫生学硕士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1948年她执教于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任系主任、教授。后出任上海体育学院首届教务长,1983年获“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是我国获得该荣誉的第一位女体育教师,1987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次颁发的“体育荣誉奖”。新中国成立以后,曾任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中国奥委会副主席等职,1996年12月逝世。

杜隆元满腔义愤,只身回到家乡赣南,1938年创办赣南联立女子中学(后改为江西省赣县女子中学)并任校长,带领师生宣传抗日,1940年任江西省妇女指导处处长,奔走各县,组织、动员妇女参加抗战,1946年当选为江西省参议会驻会参议员,1947年被选为江西省出席全国国民代表大会代表,1948年应聘在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任教,再度与张汇兰成为同事。解放后热心于宗教事业,1970年6月逝世于北京。

2 杜隆元、张汇兰共同的学生罗爱华

2.1 在天津师从杜隆元、张汇兰

罗爱华生于1911年,广东番禺人,民盟盟员。她三岁随父迁到天津市,七岁入圣功小学读书至高中师范科,1930年毕业到烟台崇德小学任教,1932年考入河北女师学院史地系读书,因酷爱体育,一年后转入体育系学习,从此奠定了终生从事体育教育的基础。她先师从杜隆元,1934年8月,张汇兰再度任职女师学院体育系,杜隆元、张汇兰就都成为罗爱华的老师。和当时全国的教育状况相适应,罗爱华所在班仅有10名学生,因此师生之间自然建立起一种浓厚的感情。

2.2 任天津河北女师学院等体育系主任三十一年

1937年7月,罗爱华毕业分配到北平师范大学工作,尚未报到,抗日战争即爆发,北平师大迁校陕西,组成西北联合大学,罗爱华不顾家人劝阻,毅然到任上课。抗日战争胜利后,她应聘回天津母校任体育系主任,兼任舞蹈、体育教材教法,球类、游泳等课程,同年升为副教授。1949年暑期,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创办的国立国术体育师范专科学校与河北女师学院体育系合并为河北师范学院体育系(今河北师大体育学院),罗仍任系主任。1956年,教育战线进行院系调整,河北师范学

院体育系和其他几个系从天津迁至石家庄办学,“文革”期间,她被诬为“反动学术权威”,1977年逝世。

新中国成立后,她曾兼任全国体育总会常务委员、中国奥委会委员、天津体育分会副主席、天津市第一届政协委员、天津市人民代表、天津市体育运动委员会委员、河北省体委副主任等职,对河北省、天津市体育事业也花费了很多心血。

她将毕生精力投入到体育教育和体育行政管理工作之中,终身未婚。从1946年到1977年,她任母校系主任31年,这种情况即使在在全国体育史上也是非常少见的。五六十年代的体育系实力雄厚,学生遍布华北,中央体育学院(今北京体育大学)最初筹建时,就曾设想把该系教师及部分毕业生和北师大体育系教师合并作为教师队伍基础,她作为系主任为该系的建设付出了相当多的心血。她在校与学生同住,而且对经济困难的学生常常慷慨解囊,学生都亲切的称她为“罗妈妈”。作为“张汇兰老主任的得意门生”,显然其成就也浸润着老师杜隆元、张汇兰的心血。

3 不同的人生历程,光辉的体育足迹

在西方近代体育传入中国以及中国女子教育的提倡、创办过程中,基督教青年会和教会学校发挥了重要作用。张汇兰、杜隆元所接受的教育就体现了这一特点,张幼年就读的南京培珍女中是教会学校,后就读的上海女青年会体育师范学校也是基督教青年会所办,教师大多数是美国人,杜隆元也先后就读于教会学校上海女青年会体育师范学校和金陵女大,还曾随麦克乐研究一年,她们接受的教育可谓中西合壁。虽然张汇兰后来的本科、硕士、博士阶段学习均在美国完成,而杜隆元接受的教育全部在国内完成,不过都富含西方体育成分。伴随中国收回体育主权的进程,基督教青年会、教会学校影响渐弱,她们的学生罗爱华所接受的教育全部是在国内,完全是由中国教师实施的。师生三人接受教育的历程,恰恰从个人角度见证着中国近代体育的发展。

她们师生三人均终身未婚,个人原因虽不可知,但某些共同的时代背景还是有迹可循的。以张汇兰曾执教、杜隆元曾求学、为中国本土培养了第一批女学士的金陵女大为例,尽管该校并不禁止学生恋爱,但作为中国较早接受高等教育的女子,她们承受着观念转型初期的巨大压力,因此该校36年办学历程中培养的许多毕业生均终生未婚,前9届毕业生结婚率更是仅有16%。加之当时的中国社会,对女子学体育偏见尚深,她们学习体育、从事体育工作深受传统封建观念的桎梏,罗爱华在三十年代就多次穿着短裤和半袖衫参加河北省运动会,这是冲破了重重阻力的。直到1948年暑期,罗爱华邀请老师张汇兰到河北女师学院讲学,张在演讲中还特别强调女体育工作者在社会上的重要性,罗爱华也常对学生讲:“女子学体育,是最光荣的事,不要怕别人说三道四”。

在封建思想重重束缚、中国女子体育教育基础薄弱、尚不普及的时代背景下,她们冲破传统观念、勇于献身体育的精神无疑是值得肯定的,她们的体育贡献也已铭刻在天津的近现代体育史上。

河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版权所有 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南二环东路20号(050024) 电话:0311-80787700

本站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