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学院概况>>体院文化 体院文化

我院创业前辈张汇兰教授

发布时间:2017-05-18 浏览次数:0

张汇兰与天津近代体育

刘春燕,赵斌

(原载《体育学刊》2008年第4期)

1994 年的《天津通志·体育志》收录天津 1990年以前“有突出贡献的体育人士”共 77 人,其中女子仅 7 人,除去武术、网球运动员各 2 人,另外 3 人就是张汇兰和她的学生、事杜隆元以及张汇兰和杜隆元共同的学生罗爱华,并且评价张汇兰“对天津妇女体育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1937 年天津市沦陷前曾遭日军持续轰炸,不仅张汇兰任职的天津河北省立女子师范学院成为一片废墟,而且该市丰富的历史档案都在炮火中化为灰烬,造成 1932 年至 1937 年间两度在津的张汇兰体育活动史料严重残缺,加之她本人的档案对此缺乏详细记叙,更使她体育生涯中一段重要历史长期不为人所知。笔者经多方搜集、挖掘,整理出了她在近代天津体育舞台的足迹。

1  天津河北省立女子师范学院体育系的创建者之一

张汇兰 1898 年 1 月生于江苏南京,早年就读于南京培珍女中,1917 年考入上海女青年会体育师范学校,后留校任教。1920 年由学校选派赴美留学,1923年 8 月回校工作,后随校并入南京金陵女子大学体育系。1925 年再度赴美到威斯康星大学体育系攻读学士学位,1926 年回金陵女子大学体育系任教。1927 年秋,被聘为金陵女子大学体育系主任,成为金陵女子大学体育系第一位担任系主任的中国人。1928 年 8 月到中央大学(在南京)体育系任讲师,这是张汇兰 1932年 9 月赴津之前的经历。

1)首度出任河北女子师范学院体育系主任。

河北女子师范学院的前身是我国建立最早的公立女子师范学堂。创建于 1906 年的北洋女子师范学堂1930 年 9 月以省立女师学院为总校名,除学院部外,下设师范、中学、小学、幼稚园 4 部,形成了相当完善的女子教育体系,是当时“全国唯一一所实施完整女子教育的著名学府,师资及教学设备在全国也位居前列。

1931 年该院建立音体系,唯一的体育讲师由张汇兰的学生杜隆元以体育课主任身份兼任。1932 年秋,体育系独立建系,当时尚在首都南京任教的张汇兰被聘为系主,这是她首次出任该系主任。这时的张汇兰在全国体育界已有相当影响,当年 9 月 21 日天津的《体育周报》就已经称她为“女体育专家”了。她赴津前刚刚与杜隆元一起参加了 8 月在南京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体育会议,这次极为重要的体育会议女性委员寥若晨星。10 月,她又当选为国民政府教育部体育委员会 18 名委员之一,也是为数极少的女委员之一。

她这次任系主任时间很短,1933 年春即辞职回中央大学继续任教,按照河北女师学院所编的《河北省立女子师范学院一览》的说法,此次她主要是来“规划本系课程及设备”。1933 年张汇兰在《体育季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谈到了此事,原来“当局鉴于华北女子体育领袖之缺乏,添设体育系(应为“改设”,作者注),以培植体育专门人才,当时教师无相当人物,即商诸作者,暂离中央大学半年前往计划并编制课程”。原来该系初建,教师中缺乏相应资历者,特聘张汇兰作为专家帮助建系。

2)再度出任河北女子师范学院体育系主任。

1934 年 8 月,张汇兰又再度回女子师范学院体育系任教,后任系主任、教授,直到 1937 年“七七事变”女师学院被迫停办方才离职。之所以重回女子师范学院,除了她档案中所说“该校校长一再邀请”外,中央大学方面也出现了新情况。据上海体育学院金海老师[9]撰写的《体坛名宿张汇兰的人生追求》一文记载:“暑假前夕,校方突然通知她,她的职位已被国民政府一位体育督学的妻子顶替”。建国后张汇兰一直工作于上海体育学院,该院教师撰写的这篇文章应当是比较可信的。从 1933 年国民政府初设体育督学到 1949年,一直担任该职务的只有郝更生,其妻也是当时著名的女体育工作者,即与张汇兰一起就读于上海女青年会并一同赴美留学的高梓。高梓传记中也记载了她在 1933 年以后曾应聘任国立中央大学体育系教授之事,恰恰印证了上述说法。

3)对女子师范学院、天津乃至华北女子体育教育的贡献。

张汇兰来津前,在金陵女子大学任讲师、系主任和在中央大学任教的经历使她积累了丰富的教学和行政经验,这为她在女师学院的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她不仅把全院的体育活动搞得很有生气,还经常在院内外组织体育表演会,邀请社会各界人士参加,以宣传女子体育并扩大学校影响。

“张汇兰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对学生要求很严。在她的领导下,体育系办得很有成绩,培养出了许多优秀体育教师和运动员”。当时河北女子师范学院的体育活动在天津很有名气,如 1933 年天津春季运动会上,该院获女子普通组第一名,女子篮球队在天津更是始终成绩优异,只有南开队员稍可抗衡,但终究也不是其敌手。排球队在津亦颇有名气,经常代表天津参加华北区运动会。

河北女子师范学院在当时被视为“华北女子教育的中心”,其体育系培养女子体育教育工作者是面向全华北的,且当时华北地域范围远大于今日,全国公立的专门培养四年制女子体育本科生的系科也很少,不过二、三而已。作为该系的主要创建人、负责人之一,她对女子体育的贡献已超越了天津的地理范围辐射至华北。

1948 年暑期已在南京任职的张汇兰应系主任罗爱华之邀,北上河北女师学院讲学两月,并就我国女子体育问题接受访问,访谈发表在《华北日报》上。她在讲学时特别强调女体育工作者在社会上的重要性,鼓励女生树立为体育工作献身的事业心。在封建思想重重束缚的时代,张汇兰的贡献不仅在于亲身实践女子体育教育,还在于对女子体育的大力宣传和推动。

2  天津社会体育的活动家

1)国民政府教育部体育委员会委员、全运会筹备委员。

1932 年 10 月,国民政府成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正式的体育行政机构——教育部体育委员会,负责指导和管理全国体育学术研究和运动竞赛、预算体育经费、编审体育教材、督促各级机关实行体育计划等工作,委员共有 18 人,张汇兰是其中为数甚少的女委员之一。1933 年 1 月,国民政府教育部又聘请多位专家为全运会筹备委员,有王正廷、朱家骅、石瑛、张之江、褚民谊、张伯苓、沈嗣良、袁敦礼、郝更生、张汇兰、黄丽明等 21 人。这些表明,张汇兰当时是被国民政府认可的、最高级别的体育专家之一。

2)华北体育改进社委员。

1933 年 1 月,华北体育改进社在全体大会上讨论决定续出第 2 期体育季刊,并增聘张汇兰、张咏、曾仲鲁、谢似颜、黄丽明、顾谷若、李淑青为委员,马约翰、袁敦礼、董守义、吴蕴瑞、涂文、黄国安等著名的近代体育人物都是这个协会的委员并出席了这次会议。

3)河北省体育委员会聘任委员。

在 20 世纪 30 年代以前,河北省没有主管全省体育事业的行政机构,直到 1932 年冬,河北省才在教育厅设立体育委员会,委员共计 11 名,包括当然委员1 名、指派委员 4 名,聘任委员 6 名。其中聘任委员依次是天津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北平师范大学体育系主任袁敦礼、北平师范大学教授董守义、北平燕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周学章、河北省立女师学院体育教授张汇兰、河北省立工业学院体育主任宋锐庭,均为体育或健康教育专家。该委员会加强了对全省体育的监督指导,使全省体育状况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

4)两度当选天津体育协进会副会长。

1924 年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成立后,地方性质的体育协进会相继建立。天津体育协进会成立于 1927年 9 月,它主持天津的社会体育活动、联合各团体负责各项运动会的组织工作,因 1932 年担任河北省首任体育督学的赵文藻来津后被选为该会第四任会长,民间的协进会组织就此与政府机构融为一体,成为近代天津重要的体育组织。

1932 年张汇兰首次来津,就参加了该会活动,如12 月 9 日该会举行联欢会,参加者有 80 多人,“音乐、国术、火棒表演极精彩,张汇兰讲演女师体育状况,齐守愚报告美国体育状况均中肯要”。1934 年 9 月,她第二次赴津任职,刚到天津就在协进会第八届执行委员会上以九票当选副会长,次年 9 月 20 日,在该会第 9 届年会上,又以 10 票再次当选副会。她在天津体育协进会的工作表现比较活跃,已残缺不全的《天津体育协进会年刊》还存有她分别于 1935 年 12 月 19日、1936 年 1 月 14 日、2 月 18 日、4 月 14 日、5 月19 日参加协进会第 3、4、5、7、8 次执委会议,参与各项事务讨论的详细记载。1936 年 2 月 22 日,她被该会聘为天津市春季运动会筹备委员。5 月 3 日,协进会组织春季远足活动,她任塘沽参加组一组组长。5 月 26 日,参加第 11 届柏林奥运会的中国田径训练班选手抵津进行比赛,她担任了比赛的计时长。 天津体育协进会的会长、副会长由对体育热心及在社会上有声誉者担任,一般设会长 1 人,副会长男女仅各 1 人,两度当选天津体育协进会副会长,显示出张汇兰在天津体育界的地位。

3  中国官方组织、最早观摩奥运会的中国女性之一

1936 年,中国第二次参加奥运会,跟 1932 年首次参加奥运会只有刘长春 1 人单刀赴会不同,中国此次除派出一个 60 余人的体育代表团,还派出一个 30余人的体育考察团赴柏林参观第 11 届奥运会,并对丹麦、瑞典、德国、捷克、奥地利、匈牙利、意大利等7 个体育发达国家的体育工作进行了考察。考察团仅有女团员 9 名,即副指导高梓,团员崔亚兰、杜宇飞、陈咏声、黄丽明、杜隆元、张汇兰、黄蕴之、谢文秋,她们堪称中国官方组织的、最早观摩奥运会的中国女性。张汇兰和杜隆元也是天津历史上首次观摩奥运会的女性。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编写了详尽的《出席第十一届世界运动会中华代表团报告》,其中赴德国的体育考察报告是由张汇兰与谭莹斌等人负责编写。

考察回国后,张汇兰、杜隆元继续回女师学院任教,并将考察所得用于体育实践。遗憾的是次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大规模侵华战争,河北女师学院遭炸被迫停办,体育系学生只好并入西北联合大学,张汇兰就此离开了天津。张汇兰在津时间虽短,两度赴津总计也只有 3 年半的时间,但表现活跃、社会任职广泛,为天津乃至全华北的女子体育教育和社会体育的发展不遗余力,《天津通志·体育志》评价她是“有突出贡献的体育界人士”,恰如其分。

河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版权所有 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南二环东路20号(050024) 电话:0311-80787700

本站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