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学院概况>>体院文化 体院文化

我院创业前辈刘竟存教授

发布时间:2017-05-18 浏览次数:0

八、怀念恩师刘竞存

张春霈

(原载《中国体育报》2000年6月9日)

1999年第三十四届世界体操锦标赛期间,我们河北师大体育系的一些老同学在天津聚会,并预定今年5月在石家庄再次聚会。一者回到母校看看,探望一些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再者,就是看望我们的老师刘竞存教授。尚未成行忽然传来消息,我们敬爱的刘老师因患脑溢血于52日与世长辞,享年八十二岁,这不幸的消息让我十分悲伤。

回忆先生对我的教诲与培养,彻夜难眠。记得第一次听到刘竞存先生的名字是在1943年,家兄张春震热爱体育运动,他曾对我说过:“北京有几位体操家,一位是金永延,一位是刘竞存。”1945年抗战胜利,1946年夏,我考入天津国力国术体育师范专科学校五年制专科,入学后方知刘竞存先生就在国立体专执教,从此我受业于先生门下。

当时刘先生不但体操运动的技术高超,田径运动各项目也都有很高水平。1949年天津解放后,当年暑期国术体专与河北省立女子师范学院合并,改为河北师范学院(现在是河北师大)。我被分配到体育系二年级,原国体的几位老先生也到体育系任教。

1952年在我即将毕业的前夕,一天我到系办公室,听到刘竞存先生和陈荣泽先生讨论教学问题。刘先生讲:“教师教不会学生,嫌学生笨而对学生发脾气,正说明是自己无能。”这几句话对我的震动和影响很大。

毕业后我留系工作,先生分配我担任一年级和三年级的男女生体操教学,同时还担任张文广先生(北京体育大学终身教授)自卫运动课的助教。先生的教诲,成为我几十年教学和训练工作的座右铭。无论是在国家体操队担任教练期间还是在天津体院,我对后进的学生和素质较差的运动员能够做到认真,耐心,想法设法的使他们学会动作,提高水平,从不嫌学生笨而发脾气。

1951年刘先生在天津组织了体操学习班,由我和崔鸣周(北京体育大学教授,曾任国家体操女子二队教练)任助教。学员是几十名中学生,这批学员中有些后来成为我国体操事业的骨干,其中脱颖而出的有第一批国家体操队主力队员鲍乃健和杨健民。

1953年春,国家体委请刘先生编制第一次全国体操比赛的男女规定动作,我协助先生作此项工作。规定动作编制完成经国家体委批准后,先生即组织学习班。我仍是先生的助教,训练学员的规定动作,在天津掀起了练习体操的热潮。到初夏,先生组织天津市体操比赛,从组织工作、培训裁判到竞赛,全部由先生指导。时年35岁的刘先生还亲自参加比赛并获得全能第一名。赛后选拔组成体操男女代表队并参加华北区运动会,赛后选出华北区代表队。在男子六名选手中,天津对入选四名,女子四名中天津入选三名。这说明在50年代初期,先生在天津培养出一大批体操人才,对天津市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七十年代末,为推广国家教委制定的中小学体育教材,刘先生在大连市举办了培训班。先生对教材内容讲解精辟,并对教材中的技术动作全部亲自示范,当时先生已年过六旬。后来,先生在七十岁高龄时,仍能在田径教学中亲自示范撑杆跳、跨栏、链球等项目,真是了不起。

刘竞存先生为人耿直,品德高尚,治学严谨,对工作一丝不苟,身教重于言教。先生的敬业精神,受到了所有学生的爱戴和崇敬。先生的一生献给了我国的体育事业,特别是对我国体操运动和田径运动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先生虽然走了,但他将受到所有学生的怀念。

河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版权所有 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区南二环东路20号(050024) 电话:0311-80787700

本站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技术支持:载驰科技